过年天气

时间:04-06

  上游新闻4月2日消息,从2018年9月5日开始,上游新闻首发的《上访者陈裕咸之死 揭开“截访公司”非法业务内幕》《非法截访公司老板牛力与江西上饶信访干部灰色往事调查》等报道,引发舆论广泛关注。 2018年10月14日,陈裕咸家属向江西省赣州市中级人民法院递交《国家赔偿行政诉讼起诉状》,索赔497万元。2018年12月7日,陈裕咸之子陈维树收到的《行政诉讼答辩状》显示,上犹县政府称陈裕咸之死与其无关,不需要承担赔偿责任,但其工作人员存在一定失误,可以给予陈裕咸家属适当补偿。 4月2日,赣州市中院开庭审理此案。“庭审时,县政府意见与答辩状几乎一样,法庭表示择日宣判。”陈裕咸之子陈维树告诉上游新闻记者。上访者陈裕咸生前照片 本文图均为 上游新闻 图陈裕咸家属索赔497万元上游新闻此前报道显示,2017年6月3日,陈裕咸只身来到北京。次日,他被北京神州畅行汽车租赁有限公司的12名截访成员拦截后死亡。他死前8小时遭遇的噩运包括:胶带封嘴、绳捆手脚、鞋塞嘴巴,先后被多人在车上、小巷中、废墟上毒打。随着内幕一层层撕开,一个以北京神州畅行汽车租赁有限公司为幌子的截访公司曝光:该公司实际控制人、绰号为“老季”的牛力;公司中层、绰号为“于子”的牛铁光;公司合作伙伴、绰号为“老黑”的陈家全等人。同时,截访公司、信息员、上犹县政府等之间的关联也浮出水面:牛力受雇于时任上犹县信访局局长赖学文。牛力落网后,上犹县委对赖学文作出免职处理。 2018年10月14日,陈裕咸家属向赣州市中院递交《国家赔偿行政诉讼起诉状》称,6月22日,陈裕咸家属向上犹县人民政府提交《国家赔偿申请书》,上犹县政府在两个月的规定期限内未作出是否赔偿的决定,依据《国家赔偿法》第十四条之规定向赣州市中院提起诉讼,要求上犹县人民政府向陈裕咸家属支付死亡赔偿金、丧葬费等各项赔偿金共计497万余元。 4月2日庭审时,陈维树发表意见:“这是江西信访部门与非法截访公司合作下的陈裕咸个案,两者有必然联系,不像政府说的只是简单的民事委托。” 微信聊天记录显示:2017年6月4日下午3时54分,上犹县东山镇干部收到了陈裕咸当日被“信息员”在北京拍下的身份证照片。上犹县政府称自身无责 2018年12月7日,陈裕咸之子陈维树收到了上犹县政府在当年12月5日作出的答辩状。上犹县政府的答辩状称,时任该县信访局长的赖学文得知陈裕咸在京上访的信息之后,县政府仅是授意牛力等人将陈裕咸安全护送回上犹,赖学文没有授意牛力等人对陈裕咸实施殴打伤害行为,牛力等人实施的超出上犹县政府授意范围的行为所造成的结果,与上犹县政府无关。牛力等人对陈裕咸实施的殴打伤害行为造成的结果,应当由其自行承担法律责任。从该案的刑事侦查审理情况来看,并无关于上犹县政府及赖学文违法行使行政职权的认定,足以证明陈裕咸的死亡系牛力等人的个人违法行为所致,与上犹县政府无关。赖学文授意牛力等人将陈裕咸安全护送回上犹,并不是对牛力等人的行政授权。赖学文与牛力商讨了护送陈裕咸回上犹的对价,赖学文的行为仅仅是一种民事委托行为。该授意仅限于劝导、护送,不存在截访、押送的表示和意愿。牛力等人不属于上犹县政府工作人员,亦未经上犹县政府授权其行使行政职能,其对陈裕咸实施的暴力、非法拘禁行为,不是上犹县政府及其工作人员实施的职务行为。因此而造成的后果,上犹县不需要承担行政赔偿责任。上犹县政府答辩时称,考虑到赖学文在工作过程中有一定的失误,虽然上犹县政府不需要承担赔偿责任,上犹县政府可以结合本案实际给予陈裕咸家属适当的补偿。陈维树说,4月2日庭审时,上犹县政府的意见与上述答辩状类似。值得一提的是,此次是公开庭审,但一些市民想进去旁听未获允许。(原题为《上访者陈裕咸之死追踪:行政赔偿案今日开庭,上犹县政府仍称无责》)

  4月2日,据彭博社报道,美国电动汽车制造商特斯拉创始人埃隆·马斯克(Elon Musk)赞扬了腾讯科恩安全实验室(Tencent Keen Security Lab)所发现的特斯拉自动驾驶系统Autopilot可能存在的漏洞。通过该漏洞可获得自动驾驶系统的控制权。腾讯科恩安全实验室3月29日发表博文称,他们发现了特斯拉Model S轿车的自动驾驶系统(版本2018.6.1)存在三大漏洞,包括可以在外部激活车辆的雨刷、使用无线游戏手柄控制Model S的转向系统,另外在道路上设置标记会欺骗Model S的自动驾驶系统。漏洞一:激活车辆雨刷科恩实验室指出,特斯拉Autopilot系统借助图像识别技术,通过识别外部天气状况实现自动雨刷功能。他们通过研究发现,利用人工智能对抗样本生成技术生成特定图像并进行干扰时,该系统输出了“错误”的识别结果,导致车辆雨刷启动。漏洞二:游戏手柄操控车辆行驶科恩实验室称,利用已知漏洞在特斯拉Model S获取Autopilot控制权之后,即使Autopilot系统没有被车主主动开启,也可以利用Autopilot功能实现通过游戏手柄对车辆行驶方向进行操控。漏洞三:车道的视觉识别缺陷特斯拉Autopilot系统通过识别道路交通标线,实现对车道的识别和辅助控制。科恩实验室通过研究发现,在路面部署干扰信息后,可导致车辆经过时对车道线做出错误判断。该实验室在博客文章中写道:“我们证明,通过在道路上放置干扰贴纸,自动驾驶系统会捕捉到这些信息,并做出异常判断,导致车辆进入逆行车道。” 对于上述漏洞,特斯拉向腾讯科恩实验室表示,他们的安全更新已经解决了让黑客控制Model S转向系统的漏洞,并称其他漏洞并不存在。这不是科恩实验室第一次针对特斯拉的漏洞展开研究。在2018年Black Hat USA大会上,科恩实验室就曾发表相关议题,面向全球首次公布了针对特斯拉Autopilot系统的远程无接触攻击,之后相关攻击链已经被特斯拉修复。

  “这次世锦赛,从已经结束的女队比赛,到正在进行的男队比赛,很多问题、现象似曾相识,队员们现在已经能够发现问题、并且客观冷静地看待。”。

  美国宇航局(NASA)局长布里登斯坦表示,印度进行反卫星试验之后,美国在太空发现试验留下了400多块碎片。据俄罗斯卫星通讯社4月2日报道,布里登斯坦在宇航局发表演讲时说:“我们发现,印度试验之后留下了400多块碎片,这还不是全部能被发现的。我们正在跟踪大一些的碎片,主要是一些10厘米和10厘米以上的碎片,这部分数量有60块”。布里登斯坦指出,根据美国的数据,60块碎片中的24块将飞越国际空间站最高点的上空。“试验制造的碎片将飞掠国际空间站上空,这是一个非常糟糕的事情”,布里登斯坦表示。截至上周,该局和联合空间作战中心(隶属于美国战略司令部)估计国际空间站遭受小块碎片撞击的风险在10天内上升了44%。尽管风险有所增加,但站上航天员仍是安全的,如果必要,国际空间站将通过机动来避开碎片。目前,国际空间站常驻航天员人数一般为6人。俄罗斯载人航天系统总设计师叶夫根尼·米克林今年1月表示,计划将国际空间站俄罗斯航天员人数从2名增至3名,常驻人数将随之增至7人。印度反卫星导弹发射瞬间。印度总理莫迪上周向外界宣布,印度成功利用反卫星导弹在地球低轨道上击落一颗卫星。莫迪称这是历史性事件,印度成为继美国、俄罗斯等国家之后第四个具备反卫星能力的国家。 3月28日,美军司令部副司令大卫∙汤普森指出,美国反导预警体系监视到了此次反卫星试验。汤普森还指出,美国军方正在跟踪碎片云图中的大约270个目标,他还表示,随着收集数据的增多,这个数字将会增加。

  页面的最下方设置了一栏,共有4束鲜花图片,分别为,缅怀追思、遥寄相思,无限怀念和千古流芳。可以通过鼠标点击鲜花图片向英雄献花。 北青报记者是第21440位向英雄献花者。

上一篇真迷弟!奥尼尔承认字母哥更强:我没有他那么全能 下一篇美团点评原高级副总裁陈烨再创业:2C为王交易为王高频为王